拎著行李,劉理想和父親站在陌生的人群中,激動、茫然、不知所措。這個來自農村、性格內向孩子此前去過的最大城市是連雲港。
  “劉理想!”一個老師模樣的年輕人微笑著向他走來:“我是你的輔導員老師楊安博,跟我來吧。”
  劉理想至今記得3年前入學時的那個場景。他感嘆道:“怎麼也沒想到,人山人海的新生報到現場,輔導員竟能準確叫出自己的名字,真是太感動了!”
  在中國藥科大學,輔導員都有這個本領,他們能在入學前認識一半的新生,叫得出名字,知道他們的家庭情況。
  近年來,中國藥科大學將“一口清”模式引入教育管理中,要求輔導員掌握學生思想動態,準確瞭解學生第一手信息,做到對所帶每個學生情況“一口清”,包括姓名、籍貫、成績、家庭、性格、特長、愛好、畢業去向、需求、困難等。在中國藥科大學,“有事找輔導員”已經成為老師、學生的第一選擇。
  和學生成為好朋友
  劉理想膽小、羞澀、不善交際,剛入學時很不適應。只比他大4歲的楊安博成為他的知心朋友,鼓勵他多參加社團活動。
  劉理想不會用電腦,又怕同學笑話,不敢問別人。楊安博把他叫到辦公室,讓他用電腦整理學生資料。劉理想很快學會了使用電腦。看到他經濟困難,經常吃素菜,楊安博會請他吃飯,還給他安排了勤工儉學崗位。
  “他很細緻,很真誠。”楊安博的貼心關懷讓劉理想很快適應了大學生活,兩人成了“鐵哥們兒”。楊安博也經常去學生宿舍,和學生一起去食堂吃飯。他是183名學生的輔導員,對每個學生的情況瞭如指掌。
  在新生報到前,楊安博一一查看了考生的電子檔案,瞭解每位新生的成績、特長、愛好、家庭情況等,完全能做到對學生照片一認準,對學生情況一口清,尤其是那些來自農村或偏遠地區、情況特殊的學生。新生入校後的兩個月,他幾乎天天和學生在一起。
  “楊老師,我愛你。”6月23日,在中國藥科大學的舉辦的“我最喜愛的老師”頒獎活動現場,數百名學生現場高呼,為楊安博頒獎。那一刻,楊安博很自豪。
  “做學生工作要疏不要堵。”曾做過10多年輔導員的理學院黨委副書記付蕾這樣總結“一口清”制度的3個步驟:用腦,知道那個人是誰;用心,瞭解他的父母、家庭、特長、缺點;用情,把學生當做家庭成員關心愛護。
  付蕾認為,輔導員並不是全職保姆,是朋友式的引導。初入大學,生活、學習環境發生很大變化,許多學生茫然、困惑,但他們又反感刻板說教,輔導員朋友式的引導,可以讓他們很快適應大學生活。
  輔導員是知心人
  “要不是你們及時救治,孩子可能就沒命了。”張廷水的父母對董曉曦感激涕零。
  去年6月,大三學生張廷水突發腦溢血,輔導員董曉曦接到學生報告後立即和中藥學院黨委副書記趙健將他送到南京軍區總醫院。
  當時張廷水瞳孔已經放大,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要求立即手術,但必須家屬簽字。
  張廷水的父母遠在福建山區,趕過來需要一天時間。董曉曦突然記起在一次閑聊中,張廷水曾提及他在揚州有個親戚,馬上查他手機,找到親屬電話,親屬連夜趕來簽字,成功進行了手術。當他父母趕到時,董曉曦、趙健已在醫院守了24個小時。
  “如果不是平時留心,就不會這麼快找到家屬。”趙健說。
  為同學買被子,請學生吃飯,有的女生感情上、生活上遇到困擾,會直接到董曉曦的宿舍促膝長談;有的女生和同學發生矛盾,暫時不願意回宿舍,董曉曦就把她安排在自己宿舍,和她同住談心。每逢節假日,與留校學生一起包餃子、煮湯圓、吃月餅……學生們更願意叫她“董姐”。
  處於青春期的學生情緒波動大,容易衝動,出現心理問題。對輔導員來說,最擔心的是學生出現厭世情緒,一旦發現就要重點關註。
  今年5月,輔導員邊笑非發現即將畢業的周瑞芳(化名)情緒低落,當時她已經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
  “我沒有奮鬥目標了,我想自殺。”周瑞芳向邊笑非哭訴她的迷茫。邊笑非發現她已經有了抑鬱症的傾向,曾幾次到湖邊、樓頂等地方發獃。
  邊笑非當即安排學生24小時看護,並立即向學院領導彙報、和家屬聯繫溝通。送周瑞芳到醫院檢查後,診斷她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接受醫生建議,周瑞芳回家治療。邊笑非經常與她通電話。
  “只有成為親密朋友,學生才願意把心底的秘密告訴輔導員。”趙健認為,“一口清”制度目的是讓輔導員真正走入學生的生活圈子,溝通無障礙,為他們的青春護航。
  學工處副處長朱紅說起“一口清”制度很自豪:“‘一下二上’(即大一下學期和大二上學期)是大學生最容易出現心理問題的時候。輔導員必須在第一時間掌握學生思想動態,準確瞭解學生第一手信息,做到對任何一位學生基本情況說得清、特殊情況摸得清。特別是對學業困難、經濟困難、心理障礙、就業困難等特殊類型學生要加強思想引導和幫扶,確保學生‘不落單、不孤單、不簡單’,能夠及時排查和消除不穩定因素。”
  10多年來,中國藥科大學成功干預了數百名自卑、厭學、網癮、失戀、抑鬱症等情況的學生,學校未發生一起因學生心理問題而導致的惡性事件。
  為青春導航
  工作還是讀研,對大學生來說是一個兩難選擇。劉理想和佳娜提都為此困惑好久。
  因為家庭經濟條件差,劉理想希望早點工作,為家裡減輕負擔。而楊安博卻認為他學習很認真,是個搞科研的料,勸他保研繼續深造。
  全年級183名學生,劉理想成績排第九名,前八名都是女生。
  楊安博向他介紹了勤工儉學、助學貸款、獎學金等相關政策措施,勸他不要為學費發愁。劉理想最終選擇保研。
  佳娜提是哈薩克族,剛入校時基礎較差。董曉曦安排學習好的同學幫助她,教她學英語,發現她經濟困難,專門為她申請補助。大三時,佳娜提拿到學校二等獎學金。因為成績差了一點保研失敗,她對考研信心不足。
  董曉曦一直鼓勵她,向她傳授複習考研的方法和技巧,並給她介紹少數民族骨幹培養計劃,鼓勵她報考。後來,佳娜提順利考上了研究生。
  今年中秋節,董曉曦收到蒙古族畢業生胡布欽贈送的一條哈達和佳娜提發來的一條手機祝福短信。短信內容沒有什麼華麗的詞藻,但卻情深意切。“董姐,我不是您最出色的學生,而您卻是我一生最崇敬的老師。願您永遠年輕,永遠幸福!”
  在接待招聘單位時,輔導員能夠詳細告知單位有關學生的思想、學習、生活以及獲得的榮譽獎勵情況,並根據學生性格特點、綜合素質等進行分析推薦。
  “‘一口清’制度是學校密切聯繫群眾的一套工作方法。”中國藥科大學黨委副書記張福珍說:“‘一口清’制度不但有效服務學生成長成才,也鍛煉了青年教師隊伍的綜合素質,多方受益。現在,輔導員已經成為學校的香餑餑,許多輔導員走上了管理崗位。”
  本報南京12月9日電  (原標題:中國藥科大學:輔導員對學生情況“一口清”)
創作者介紹

大閘蟹

as07ashhb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